/ 读书笔记

我们都是拖延症

今天意外完了一本书《7天治愈拖延症》,在豆瓣上直接买了,一看200多页,就一口气读完了。下面是我的一些书摘和批注:

每个人的本性都是好吃懒做,好色贪淫,假如你克勤克俭,守身如玉,这就犯了矫饰之罪,比好吃懒做好色贪淫更可恶。

人本性懒惰

如果每顿只吃七分饱左右,饭后会有神清气爽的感觉,大脑一直很清醒,几小时后还能体验到那种被乔布斯狂赞的饥饿感。

贪吃感觉并不好

在《迷离境界》中有一个令人难忘的片断:主人公开始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但醒来时发现自己是在一个酒店的房间里。不管他想要什么东西,马上就会有侍者出现,满足他的欲望。过了数天之后,这个人厌倦了这种无须努力的存在方式,对侍者说:‘我有点想到另一个地方去。’‘什么地方?’侍者问。‘哦,我想我已经死了,来到了天堂。但是我厌倦了,也许地狱会好一些。’侍者回答说:‘这里就是地狱。’

天堂即是地狱,麻烦是留给活人的,舒适是留给死人的。

在中国,有无数这样的男性巨婴,他们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从小到大,他们的父母替他们安排一切,要求他们要听话,要乖。就这样,听话的小乖宝宝慢慢变成听话的大乖宝宝,变成了男性巨婴。结果大乖宝宝完全没有在成人世界里独立生活的能力,于是他们的父母帮他们安排工作。除此之外,这些父母还帮大乖宝宝安排相亲,帮大乖宝宝买房,帮大乖宝宝带孩子……

中国大乖宝宝

如果你读过《搏击俱乐部》这部小说,相信你一定会对书中这个情节印象深刻:这部小说的男主人公用枪指着一个陌生人的头,问后者:“你本来想怎么度过你的一生的?假如你可以任意选择。”那个被吓得差点儿尿裤子的人说他想当兽医。这部小说的男主人公拿走了那个人的驾照,并对他说:“我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你住哪儿……如果你没有回到学校学习兽医课程,你就死定了……滚吧,为你小小的人生做点什么,不过记着,我在看着你呢……要是我发现你打个狗屎小工就为了买得起奶酪、看看电视,我宁可杀了你。”

求男主来指着我的头。

如果你是一位男性读者,我们现在做这样一个假设:假如有一个富豪愿意跟你签一个合同,合同上写着只要你愿意挥刀切掉自己的小弟弟,将其防腐风干后做成项链送给他,他就给你100亿美元,你愿意签这个合同吗?我相信你肯定不愿意,除非你早就想给自己做变性手术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你的性欲至少价值100亿美元。

当然,这只是一个类似于玩笑的假设。只是对于男性来说,性欲的确是个人奋斗的最强大动力。

小弟弟价值100亿美元。

男人之所以迷恋那些腰臀比例为0.7左右的女人,是因为基因在作祟,他们的基因会对他们说:这样的女人生育能力很强;而女人之所以喜欢有钱的男人,同样是基因在作祟,她们的基因会对她们说:和这样的男人一起繁衍后代,后代的养育会得到更好的保障。

女人爱钱,和男人爱美女一样,都是基因的结果。

我发现很多时候,我之所以会不断拖延,就是因为我只想着要自己想要的,然后为此急功近利地去做一些我打心眼儿里不喜欢做的事,结果越做越烦,并因此成为拖延症患者。而当我在做我打心眼儿里最想做的事的时候,我会干劲十足,我会高度自觉地去完成每日工作计划,新想法和新创意会源源不断地涌进我的大脑。拖延?我恨不得夜以继日地拼尽全力呢。

拖延,是因为眼前的事并不是你打心眼里想做的事。

叔本华曾说:“你只能做你想做的,但不能要你想要的。”在我看来,这是极具人生智慧的一句话。

你只能做你想做的,但不能要你想要的。

一个人之所以能成为奴隶的主人,是因为他敢于冒险,敢于承受死亡焦虑,可以做到摆脱和否定自身的动物本能对他的制约,他因此获得了自由。

敢于冒险,才有自由。

人类的动物本能可以让一个人拥有巨大的创造力或毁灭力,也可以让一个人彻底沦为惰性和盲目恐惧的奴隶

辩证法?

丧失了美丽的童年时代,送尽了蓬勃的青年时代,而初入黯淡的中年时代的我,在这群真率的儿童生活中梦见自己过去的幸福,觅得了自己已失的童心。我企慕他们的生活天真,艳羡他们的世界广大。觉得孩子们都有大丈夫气,大人比起他们来,个个都虚伪卑怯;又觉得人世间各种伟大的事业,不是那种虚伪卑怯的大人们所能致,都是具有孩子们似的大丈夫气的人所建设的。”

要保持孩子气,敢想,敢干。

曾让他感到痛苦的,同样也能让他变得强大,前提是要懂得如何释放痛苦,而不是拼命压抑痛苦。

不舒服才有成长

我曾关注过一些艺人的微博,但很快我就取消对于他们的关注了,因为他们天天在微博上人模狗样地传播所谓的正能量言论,一个个装得比央视主持人还阳光。是因为他们自己的生活太黑暗了,所以才装成阳光天使的样子?在我看来,主流人士挂在嘴边的那些成功励志心灵鸡汤式的所谓正能量言论才是最害人的,相信这些言论的普通人只能任由社会宰割。

虚伪的正能量

一个被异常强大的“超我”全面控制住的人,无论他做什么,他其实都是做给别人看的。简而言之,他完全是为别人而活的。

这里的「超我」有点像之前听到的一个播客,说社交网络中的自己其实并不是你,社交网络是一个将美好高度提纯,放大的地方。生活中哪里有那么多的美好,相信这些的人,在现实中只会越来越痛苦。媒介在影响我们。——冬吴相对论播客

想要成长,就要不断挑战自己,不要害怕丢脸。丢脸就丢脸呗,那些因为害怕丢脸而不敢挑战自己的人是世界上最傻的傻瓜。

搭讪就是这个道理

心理学家曾奇峰曾说:生命的价值在于选择,但做父母的常常忘记这一点,他们不让孩子去做选择。但是,如果父母什么都替孩子做主,这无异于是在杀死孩子的生命。

生命的价值在于选择

顾迅的作者在他写的一篇文章中总结了建立强有力人脉关系三步骤:“第一先建立自己的价值。用大白话说:如果你自己不能被利用,就没有结识有价值朋友的机会;第二是善于传递自己的价值,也就是说,善于随时主动向他人提供自己的帮助,乐于助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帮助;第三是习惯向别人传递朋友的价值,用个IT词汇来说:要乐于做一个关系网的‘推荐引擎’,成为一个交际中心。当然交际中心和交际花是有区别的,前者常出现在白天,后者一般游走于深夜。”

  1. 建立自己的价值 2. 传递自己的价值 3. 习惯向别人传递朋友的价值

还有很多人会为了各种琐事疲于奔命,然后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勤奋的人,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在不停地逃避,他们不敢放手一搏去做自己打心眼儿最想做的那件事。他们想要安全地多捡一些“芝麻”,他们会对自己说等时机成熟了再捡“西瓜”吧,结果直到死也没等到时机成熟的那一刻。

穷忙

电影《阿甘正传》男主人公阿甘时说的这样一段话:“阿甘就是看到一个目标就走过去了,别的人是看见一个目标,先订一个作战计划,然后匍匐前进,往左闪,往右躲,再弄个掩体……一辈子就看他闪转腾挪活得那叫一个花哨,最后哪儿也没到达……”

想太多,什么都做不好

他们对待理想的方式是霸王硬上弓,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上去就开始乱搞,没准儿搞着搞着就把理想给搞定了。

搞理想要霸王硬上弓

很多时候,我们在做某件事时病态地追求完美,其实根本不是为了搞出一个惊世绝伦的完美杰作,而只是为了掩饰自己水平有限或很烂这一事实。

就是我,说好要每天写作,但总觉得自己写的东西很烂,于是慢慢就放弃了,总要憋出一篇惊世骇俗、完美的文章。其实只是自己水平有限。

思考变得过时,我们所做的只是接收和反应。

互联网和其他媒介的弊端

瑞士心理学家方迪在《微精神分析学》的序言中所写的这段话:“我的细胞甚至血液不源属于我;我的尝试本能及其能量不源属于我;我的所有的梦构成一个梦,这个梦不属于我。于是我才明白:很少、甚至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源属于我;这正是我曾经拒绝、怀疑、犹豫的原因。”

没什么好失去的。

王小波,他在《2015》中曾这样写道:“我做过各种各样的职业,拖延了很多时间,来逃避我的命运。”他的命运是什么?在《有与无》这篇杂文中,他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我从小就想写小说,最后在将近四十岁时,终于开始写作——我做这件事,纯粹是因为,这是我爱的事业。是我要做,不是我必须做——这是一种本质的区别。我个人认为,做爱做的事才是‘有’,做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的事则是‘无’。”

人生的有和无

你怕什么,你就去干什么,你会成长得特别快,你可能会成长得比生活更强大。

对,就要这样。不舒服才有成长。

也许你会问:什么是“社会价值排序”?关于这个问题,一位名叫石勇的青年学者在他写的《世界如此险恶,你要内心强大》这本书里这样解释道:“简单说,只要你根据社会的观念,认为一个白领就比一个民工高档,一个大学生就比一个小学生牛×,那么,你就遵循了某种社会价值排序的指令。而一旦你遵循了社会价值排序的指令,就为自己的心理弱势打开了大门。这种社会价值排序必然制造伤害、焦虑、愤怒、自卑和羞辱,因为按照这个规律,在这个游戏之内,只有位于最高端的人,在人群中才能获得绝对的心理优势。”

石勇进一步指出,一个由外在评价主宰自我认同的人实质上是一个遗失了真实自我的人。从外部世界得到的那个“自我”只要进驻到我们的心理结构,我们就成了外部世界的傀儡,失去了防御打击的能力。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屈服于社会价值排序,在心理上就注定要过一种风雨飘摇的生活,并被自卑、焦虑、烦躁等情绪袭扰。而想要心理强大,就必须打破这个社会价值排序,让心灵从它的桎梏中解放出来。

由外在评价主宰的自我

,你就能运用你的智力和他们打交道,而不是惊慌失措、诚惶诚恐。你可以运用你的智力在他们面前表演,通过表演来达成你的目的,就像石勇所说的那样:“表演是从古至今支配一个社会资源分配最核心、最隐秘的精巧技术,它打造影响力、构造权力、操纵人的心理,是政治、商业、宗教的‘第一谋略

表演是从古至今支配一个社会资源分配最核心、最隐秘的精巧技术

领袖们如何长久地影响并控制大众的头脑?勒庞给出这样三个答案:断言法、重复法和传染法。

先说说断言法,勒庞说:“作出简洁有力的断言,不理睬任何推理和证据,是让某种观念进入大众头脑最可靠的办法之一。一个断言越是简单明了,证据和证明看上去越贫乏,它就越有威力。一切时代的宗教书和各种法典,总是诉诸简单的断言。号召人们起来捍卫某项政治事业的政客,利用广告手段推销产品的商人,全都深知断言的价值。”

接下来说重复法,勒庞说断言想要产生真正的影响,就必须不断重复,进而在大众头脑里生根,直至将其当成已经得到证实的真理。

至于传染法,勒庞说一旦一个断言得到了有效的重复,在这种重复中再也不存在异议,就会形成所谓的流行观点,强大的传染过程就此启动。

在我看来,上述三种方法可以这样命名:洗脑三部曲。从古到今,这三种方法被广泛应用于政治领域、宗教领域和商业领域之中。运用这三种方法,即使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谬论,也会被大众奉为圭臬。

洗脑三部曲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每个人都在等别人告诉他该怎么做,他就跟着怎么做。你只要很有信心地告诉他们,他们要的是什么,他们会感激你。”

妈的,滚蛋

大众对于被洗脑这件事几乎完全没有抵抗力,而大众中的个人则可以借助理性和怀疑精神避免自己被洗脑。就像勒庞所说的那样:孤立的个人具有主宰自己的反应行为的能力,大众则缺乏这种能力。

这里我想到了冥想的作用,其实是通过静坐冥想锻炼对自身感觉的敏感,让人认识到自身的反应,从而站在类似三方的角度来控制自己的反应。

康上明学

康上明学

理想主义者,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欢迎关注微信公共号「明学的白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