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未来10年,设计在科技行业将会怎样发展?

在日新月异的科技界,设计还只是个小孩。交互设计这个词从在90年代才刚刚出现。iPhone出现之前,Julie Zhuo 的团队打算列出所有曾经有过「交互式应用程序」设计经历的设计师。当时,这个列表只列出不到100个人名。 今天,每一个高科技公司对设计的追求几乎得到自上而下各个层级的支持。但设计工作仍然有点像是在开荒,追求速成,不扎实,几杆年轻的枪在行动。设计领域的最佳实践还属于新兴前沿,缺少数十年的经验积累,优秀设计的方法理论基石如奥利奥一样柔软脆弱。 毫无疑问,对设计师来说当下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设计者在汹涌的科技浪潮中亢奋的翻滚,展望未来,我们迫不及待想要看到10年后的世界。或许我们可以从一些成熟的领域(例如 工业设计,视觉设计和时尚领域)借鉴一些经验,来对未来10年的设计变革做一次大胆的预测。Julie Zhuo

科技

新型风力发电技术和零基础数学教学网站推荐

昨天的主要收获是看到了一个风能发电的新项目,她们发明了一种不同于涡轮发电的风力驱动设备,INVELOX Wind Delivery,能在更小的占地面积下,用更少的成本,获得更多的电能。据测试数据显示,相比扇叶型涡轮发电设备,新的风力驱动器能比它高出600%的效率,基本上5年回本。我看了一下他们的产品型号,其中一个Output是从50-500W的样子,感觉在风大的地区,一个发电设备就可以保证一家人的用电需求(这里还需要蓄电设备,晚上发的电存起来)。风力发电的问题其实在于投入如果不具备规模,就很难回本,世界上很多政府采取补贴的方式,试图转变自己国家的能源构成,减少大气排放。这个新的风力发电设备如果选址正确,安装和维护成本都可以被自己产生的电能覆盖到,可以不需要政府补贴就实现盈利,这一点相当关键,也就是商机所在。世界上的风能分布情况好像是有价值的机密信息,现在在网络上无法找到,美国曾经发射了一些可以探测天气和风速情况的卫星,摸清楚了地球上风力足够大且持久的开阔地区,

科技

Arduino初探

几个星期前在Hacker News上看到关于Raspberry Pi的消息,对于这片只有手掌大的$35 ARM GNU/Linux盒子产生了兴趣。可惜的是,我找遍整个网上,所有在中国的代理都没有货。官网上5月11号发布的消息说,他们将在5月到六月之间提供75,000个,但是我觉得预定的人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数目了。所以什么时候拿到,实在难以估计。 不经意间,看到Raspberry Pi的网站上,关于Raspberry Pi和Arduino的文章,知道了Arduino这款开源微控制器,Raspberry Pi团队觉得社区里有人将两者对比是不合适的,他们是两款不同目的的产品,并放上了一些关于两者可能结合在一起的消息,一个叫Omer的家伙在做一款连接两者的设备——Ponte,在网站上都已经可以看到原型。 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对机器人和开源的各种电子设备和软件感兴趣的我,在这张非常有爱的图的刺激下,

科技

好友的创意,Science 2.0

以下是我朋友的一个创意(原文引用): 我很早以前有这样一个想法:利用会联网建立一个组织,一个全球性的平台,把所有科学放到这个平台上,建立共同合作交流机制。一方面利用网络的大容量,广地域,时效性强的特点,加快科学研究进程;另一方面把目前的“很多人研究同一个项目,然后比谁的先出炉”的方式改成“大家来完成同一个项目,各自做自己擅长的,然后根据自己的贡献分享所获成果”这种形式,这样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提高研究效率,加快科学进程——可以说是一场革命!我以前只是想象,但最近看到《科学美国人》的报道我发现目前已经有人在运用这个想法做比较成熟的系统了,并且在科学界得到很多支持。似乎一场革命即将开始! 你先看看科学美国人的这篇文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激动得睡不着觉!他们已经基本完成了我的想法的开端,接下来会有更精彩的内容,也许是革命!

科技

经典转载-黑客是一种艺术

黑客这个词从诞生到现在,从来就没有解释为“高级入侵者”、“病毒制造者”或者“QQ盗号者”过。我至今不清楚在中国是谁先把黑客和这些无聊的词汇联系在了一起,导致如此多的人被误导。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某些不负责任的媒体一直侮辱这两个字。 那个写熊猫烧什么来着的叫什么来着的也叫黑客?太可笑了。他做鬼也当不了黑客。请分清这两个词,hacker & cracker,别去研究他们的中文翻译。 不花力气多解释,不懂黑客是什么意思的人终究不懂,我的这篇文章也不是呼吁那些垃圾更正他们的思想(请不懂的人关闭网页窗口),而是写给那些真正怀揣着黑客梦想的人看的。 首先,有这样的梦想的人出于两种目的(不可能有第三种),真心喜欢计算机技术的,和为了炫耀的。(后者请关闭这个网页窗口) 就像我前面所说的,黑客不一定要写病毒,不一定要入侵,

开源

转载:开源社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国外著名网站《Defamation》今天发表了一篇来自著名记者Bruce Bayfield的评论文章称 自由及开源软件(以下简称FOSS)社区最大的敌人不是微软,也不是其它什么公司,而是FOSS社区自己。 FOSS社区中 存在九大不利于FOSS发展的态度问题,原文如下: 我本人非常热爱自由和开源软件。原因有二:一是,在这个崇尚自由的领域,我可以写自己真正想写的东西;二是,开源社区中的人们不仅仅非常聪明,而且同时还充满激情和勇于实践。这是一个令人激动的领域,对于能在这个领域工作我感到十分幸运。 但是,有些时候FOSS社区最大的敌人可能就是它自己。某些根深蒂固的观点让FOSS社区不再像以前一样团结,不利于实现FOSS共同的目标——提供所有权软件的开源替代产品或传播自由开源软件精神。实际上,开源社区中的人们或多或少在某些时候都有过这些态度,包括我在内,但是我们很少来公开谈论它们。而且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这些态度正在继续影响着社区前进的步伐。

科技

当网络背叛人类

当网络背叛人类时,只需要3步,就能知道恐怖的后果: 首先,我们将网络看做是一个疯狂的天才——我们将它称之为“他”。 然后,回想一下他知道多少关于你的事情。(慢慢地回忆,你是否在C2C网站上购物过,淘宝、易趣等等,输入了你的银行卡账号和密码,还填写了自己的住址和电话号码;你是否在某个论坛上注册过,填写了自己的生日和联系方式;你是否在自己E-mail中保留了重要的信件,里面或许有你的私人日记,或者和某人重要的谈话;你是否可以在搜索引擎中搜索到自己的成绩单,还有你的毕业论文;你是否……) 最后,想象一下如果网络——“他”,试图报复你,他可以有几种杀死你的方式。当然不要忘记,将这些信息放到网络上的人,不止你一个人而已,也许你的老师,你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