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离别北京(过年回家)

今天出门的时候,这座喧闹的城市被白雾笼罩,塞上耳机,于是看不到它的喧闹,也听不到它的嘈杂。距离大年三十还有四天,早晨的行人却比平时都多,拖着陪伴了我三年的粉色萌系行李箱,箱子的轮子与地面磨出沙沙的声响,时间长了,轮子有了温度,蒸发了早上附在上面的露水,为漫天的大雾又增加了一些白色。与往常一样,公交,堵了,汽车在公路上一冲一停,就像被束缚住的马,司机的缰绳一松一紧,马儿也随着前后摇摆。刚上车的时候,我的箱子被要求与我享受同等的待遇,为它多刷一次卡,于是我和它的关系更加亲密了。 在车上遇到了比铁还硬的同事,他自从来我家之后,就马上携夫人办了过来,他喜欢上地这边的宁静。路上我们话不多,后来谈到了俸禄。听说,只要工作12个月多48天,就能拿到12个月多20天的俸禄,

北京

久违了的日志更新

很久没有写日志了,自从开始在北京工作生活一来。看见自己最后一篇日志,里面还能闻到率真的愤青味道。不免有点觉得好笑。人总是这样,经历了一个阶段之后,又是另一种看待生活的态度。一转眼,过年之后,暑假又要开始了,才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太快,需要写一些什么的时候了。 短短一年,其实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自己已经接受又否认,又接受,又否认了多少个之前的观点,总算发现,日子越过,看得越透彻。今天的我否定了昨天的我。也就是这样,一天一天的变老。 在北京其实还是很幸苦的,尤其是没有车和房子,去哪里都需要半把个小时,基本上公共交通都没有座位,到哪里都灰头土脸的。不过还好,最近工作都很开心,因为做的事情,都是自己喜欢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