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用 Dropbox 了,都是因为 Google

Dropbox 刚刚发布了新产品,在线协作平台 Dropbox Paper,比大家期待的晚了1-2年。以至于都没有什么媒体报道这个新产品,热情和期待已经随时间渐渐淡了,Dropbox 这个曾今的明星创业公司处境甚至比 Evernote 还要凄凉。

Dropbox Paper 发布报道很少,热度不再。我认为原因有:

  1. 过高估值融资困难
  2. 由于使用 AWS,存储成本无法控制
  3. 企业市场竞争力不足(相比Box)
  4. 未能及时布局新业务;服务没能于关联场景连接

Google 的业务群就非常健壮,有离不开的 Gmail 将用户不断转化为空间付费用户,然后 Google Drive 空间和 Gmail 可共享,将用户从邮箱用户转化为网盘用户。

我们个人最容易、也是产出最多的数字资产就是照片。Google 更有战略意义的产品 Google Photos 宣布免费无限空间备份用户照片时,就断送了 Dropbox 的个人网盘成功的可能性,因为大部分人除了照片,很少有其他重要文件需要大空间的网盘了。

针对想要原片、又没有方便可靠的备份方案(家用 NAS)的用户,Google Photos 就是最佳选择。不仅如此,Google Photos 针对照片的人工智能挖掘已经有非常成功的产品(和功能),给每个月的存储成本增加了很高的附加价值。Google 看待用户的私有云数据,已经不仅仅将其看作是存储生意,而看重的是数据挖掘和人工智能的“养料”

Dropbox 目前唯一可以留住我的是一些第三方服务对 Dropbox 还有依赖,通过 Dropbox 提供的文件存储可以实现跨平台的同步需求。开放带来的业务依赖估计也维持不了多久,没有及时布局相关战略业务的 Dropbox,十亿美金的独角兽,或许现在也只能慢慢消耗自己。

(完)


Stuff I Learned Yesterday 系列文章与你分享科技、设计、娱乐有关的话题。欢迎关注、打赏和转载。

康上明学

康上明学

理想主义者,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欢迎关注微信公共号「明学的白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