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行

郁金香月夜 —— Amsterdam [第一天夜 No.00]

拥抱我的朋友们 曹柯Rex,加勒比海盗Rick,坐最后一次公车,拖着重重的行李箱..

Jack一直送我到火车上,要发车了,他不得不离开车厢,记得他最后的一个表情——很伤感。忧伤不知不觉地蔓延到空气中,虽然努力告诉自己就要开始激动人心的旅行,还是没有办法咧嘴笑一笑。

再见了Leeuwarden..

已经是下午4点了,荷兰的夕阳总是非常的斜,可以把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树叶都掉落了,只剩下干枯的树林。云还是那么多,变换着奇怪的样子。“枯藤 老树 昏鸦,小桥 流水 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

我还是走了,离开了相识不久但情意甚浓的朋友们,短短的2个月,仿佛我们是相交多年的老友。请原谅我的背叛,和不负责任,最后只有一句不愿接受但是总是发生的人生短句:“人生总是一些人不经意间走入我们的生活 一些却悄悄地离开.. ”

火车摇摇晃晃,无数陌生人与我擦肩而过,我还在想过去发生在Leeuwarden 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到了

Amersfoort

,去 Amsterdam 的火车被取消了,我只能跑到另一个入站口等另一趟火车,过去的时候有很高的一个楼梯,我拼命提着行李箱上去,还是不行,这时候一个老外过来说,要他帮忙吗?他居然帮我提到了最后,我顺利的赶上了最近的一辆去Amsterdam的火车。

很快见到了来接我的陈哥哥,在去他家的路上,我得知他在这里工作了半年了,他还叮嘱我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行李,尤其是去意大利,还给我了乘坐地铁和公交的票。最后我们两个人花了吃奶的力气才把我沉沉的箱子弄到了他家。

Google map一下,我又坐地铁回到了Centraal,去买了个Doner吃着等17路公交车,晃悠晃悠,我在Hoekenes下车了。根本找不到一个Hotel呀,最后不得不去问一个刚刚从Albert买东西出来的夫人,她似乎也不知道,但是它热心的帮我问了别的人,最后她说她带我去,一路上,我和她聊了很多,关于她正在Amsterdam学经济的儿子,关于我要回国的事情,很多很多。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终于!!!我看到了大大的Hotel~!

Check in... Check in... 还收到了领队Charlie的留言,我住在 Tulip inn Amsterdam City West 酒店 411房间。上去的时候我光看着他的留言写了611,就去了,钥匙怎么都打不开门,结果,一个中国男人开了门,“你怎么在开我的房间呀?恩? Michael?”,啊,原来他就是领队Charlie大仙,幸会,幸会,得知明天他安排了6点45分让服务员强制叫醒我,从这里出发,嘿嘿 这样我去机场就不用愁了 嘿嘿。

到了我的房间,恩 恩,十分不错,满意 满意ing 吖 开电视,发现Family Guys,终于解脱了,放下了砖头行李。I want to connect to Internet... 赶快打电话给服务生小姐,她让我下去拿网线。我抱着我的小本就去了,她见到我笑了,说你不用把电脑拿下来的,我说“I cannot live without Internet. My laptop is my girlfriend. Wherever I go, I will take it with me.”,之后,她爆笑,啊,这似乎是我第一次用英语让女孩子笑呀...

回到宿舍,解恨的下载,破BURMAMIA的网络我受够了,现在超级快700KB/s,我与世界自由联通..

洗个澡  刮刮小胡子 想念一些人...

永别了,这也许是..

从明天开始,每天一记..

郁金香月夜 —— Amsterdam 晚安..

康上明学

康上明学

理想主义者,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欢迎关注微信公共号「明学的白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