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离别北京(过年回家)

昆明机场

今天出门的时候,这座喧闹的城市被白雾笼罩,塞上耳机,于是看不到它的喧闹,也听不到它的嘈杂。距离大年三十还有四天,早晨的行人却比平时都多,拖着陪伴了我三年的粉色萌系行李箱,箱子的轮子与地面磨出沙沙的声响,时间长了,轮子有了温度,蒸发了早上附在上面的露水,为漫天的大雾又增加了一些白色。与往常一样,公交,堵了,汽车在公路上一冲一停,就像被束缚住的马,司机的缰绳一松一紧,马儿也随着前后摇摆。刚上车的时候,我的箱子被要求与我享受同等的待遇,为它多刷一次卡,于是我和它的关系更加亲密了。

在车上遇到了比铁还硬的同事,他自从来我家之后,就马上携夫人办了过来,他喜欢上地这边的宁静。路上我们话不多,后来谈到了俸禄。听说,只要工作12个月多48天,就能拿到12个月多20天的俸禄,大家都很开心。都在期盼着,却没有一点点风声。比铁还硬的男人,我感到了他心里柔软的部分,成婚的人,生活不易,在北京生活更加不易。北京是一个神奇的城市,这里的大部分工薪阶层,就算不吃不喝,一辈子的工资都不够在五环内买房,但却随处可见各种豪宅的销售广告,并以“一生一栋”,“买燕西华府,上人大附中”这类逼人发疯的宣传标语。妈的,难道我这一生就为了哪一栋房子?我他妈不买好房子,我下一代都上不了好学校?我觉得很多北京工薪阶层,看到这样的广告都只有一种冲动——”操“。换个角度看,买房子的主子们其实并不关心这些操蛋的人,他们还没有资格成为这些房子的目标用户,操就让他们操着把。美女一样,得不到的才会意淫,越得不到越想得厉害。

在机场,买了两只片好的烤鸭,加上两只整只的,一共四个生命,放在箱子的最下面,增加了几分重量。每一次回云南,基本都是带这个,北京除了空气和黄沙非常有特点,能有点意义的就只有传说中的烤鸭了。其实就是金黄的肥,加上鸭皮的脆。不在北京吃现烤的热乎的,也就少了很多滋味。因为飞机延误,所以飞机延误,多等了一个小时,终于被巴士接走。登机的时候,还看到一个气质美女,挽着一个头发发白,还有点秃,和箱子里的烤鸭一样,光光的,只有几根稀疏的头发,你说要是将他烤了,皮会不会有全聚德的脆,咬一口,会不会也流出厚而不腻的油?

三个小时的无聊之后,飞机带着我的胃开始下降,刚吃下去不久的飞机引擎烤饭有点不想离开之前达到的高度,滑到了喉咙,差一点逃脱限制。气流吹得飞机摇摇晃晃,所有人都很沉默,只听得到飞机被拍打的声音和引擎的轰隆。突然在这一刻,美丽的光线从机床不大的玻璃穿过,充满了这个快要死的空间。昆明到了。阳光一直温暖着这片宝地,下了飞机,不少老外激动的喊了,16度的冬天,没有人能不为它开心。

康上明学

康上明学

理想主义者,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欢迎关注微信公共号「明学的白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