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活着

我一直想知道,对于个体坚持最久的一件事情是什么,以及从这种坚持中得到的什么。我一直都缺少这种坚持,这和我父亲的期许正好相反。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他便看透了我品质中最缺少的东西——毅,为此特意把这个字写在每一期的语文课本上。在上课时如果想要小便,受到这个字的鼓舞强忍住,经过无数个日月的修炼,让我现在具备了卓越的憋尿能力。而我除了憋尿这一项成就,别的坚持都以失败告终,没有获得别的成果。

我还一直在想选择一个特殊的日子,开始每天记日记这项意义非凡的活动。但今天突然想写点什么,晚上刚洗完澡又不是很困,就这样开始写吧。

今天在工作时间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下午的时候开始在清河附近寻找新租房地点。和三个中介见了面,第一个是橡树湾的LOFT中的一间,第二个是力度家园的自如,第三个是清景圆附近的几间。与第三个中介的故事有点意思,他家的房间就是脏乱差的代表,除了价格外的各个方面都明显差于前两家。这个中介在见面时候还非常自信的告诉我不管我什么需求,都能帮我找到合适的房子。他的过渡自信其实并不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对活着的看法不同。

的确我不得不承认,这一两年我对生活变得挑剔了。饮食起居,甚至包括键盘鼠标这些日常物件,都比之前要求高了许多。自我检讨,我承认收入的增多是导致我变得矫情的一个重要原因,但除此之外,对生活更为细致的观察品味,也同样不可忽视。我开始更仔细的活着,注意更多生活中的细节和琐碎,不像前些年那样粗糙。我慢慢形成了细致观察和思考的习惯,这可能需要归功于做产品这件事吧。

“你还想怎样?!”是第三个中介最后与我说的话,在他的世界里,北京的生活是粗糙的,快餐式的,缺少美的。这里的压力让许许多多和他一样的年轻人被迫抛弃了生活中的美好,养活自己,能在北京有个睡的地方,攒一些钱,对于一个不是富二代(官二代),又想在北京找份饭碗的年轻人,你还想怎样?

康上明学

康上明学

理想主义者,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欢迎关注微信公共号「明学的白板」

Read More